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韩愈:事关国计民生,退之不退;论及文道忠勇,文公愈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0-09-14 07:30 分类:历史咨询 点击:
简介:韩愈当然不是个不畏死的二愣子,在那个皇权比天大,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”的年代,他虽明知上表劝谏之举将为自己招致天子之怒,轻则仕途从此无望,重则性命旦夕不保,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上前去。在事关国家安危、黎民福祉的问题上,他虽然名唤退之,却是

韩愈当然不是个不畏死的二愣子,在那个皇权比天大,“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”的年代,他虽明知上表劝谏之举将为自己招致天子之怒,轻则仕途从此无望,重则性命旦夕不保,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走上前去。在事关国家安危、黎民福祉的问题上,他虽然名唤退之,却是从来不会后退半步。

唐宪宗元和14年(公元819年)正月的长安城,安史之乱后大厦将倾的大唐帝国在宪宗皇帝李纯10余年的励精图治之后逐渐呈现出些微的中兴之相,可惜好景不长,那位自诩为“中兴之主”的皇帝并没有一以贯之,而是逐渐放纵起来。信仙好佛的他派遣特使持香花赴凤翔扶风县(今属陕西省宝鸡市)法门寺迎佛骨入宫,先是虔心供养三日,然后又送到寺庙公开展览。

不退的后果就是几乎招致杀身之祸。幸亏时任宰相裴度、崔群等人一力求情,韩愈才最终被贬岭南,刺史潮州。这也是他艰难仕途中第二次被贬远州。

那时的韩愈因在平定淮西之乱中立功刚被擢升为刑部侍郎,那是他此前人生中的最高官职,距离宰相之位也仅是一步之遥,可他却丝毫没有韬光养晦的自觉。

眼看着国家乱象横生,满朝大臣却无一敢劝谏,雕梁玉砌的长安大殿安静得如同如钩晓月下的旷野。危急时刻,一位衰朽的书生站了出来,他长须弓背,手托奏章,面色坚毅,步履坚定地迎向高高的九重玉阶之上意得志满的皇帝,呈上了那篇名传千古的《论佛骨表》。

上行下效,一时之间“王公世庶,奔走舍施,唯恐在后;百姓有废业破产、烧顶灼臂而求供养者”,上至王公大臣下到平民百姓,全都跑去施舍唯恐落后,有百姓为此倾家荡产,甚至要烧焦头皮灼伤手臂以示礼佛的诚心,整个王朝弥漫着一种病态的狂热。

这位敢拂圣意,敢触逆鳞的书生,便是韩愈,韩退之。

热销推荐